当前位置:外贸服装尾货_最新服装行业动态,资讯_陆玲服装网 > 品牌快讯 > “一带一路”投资体验记

“一带一路”投资体验记

文章作者:品牌快讯 上传时间:2020-02-06

  政治风险:海外投资的最大风险 对山东桑莎制衣集团董事长张立苹来说,现在可以稍稍松口气了。走出去投资柬埔寨,最终带来双赢,企业自身受益不少,2013年4月投产的工业园当年完成600万-1200万美金的订单。不曾想,到2014年完成的订单额一下子猛涨到1500万美金。同时,客户受益更多,所有订单免交了至少7%的关税。 中国已经到了刘易斯拐点,人口红利逐渐消失。山东桑莎制衣集团董事长张立苹说,近几年,国内生产资料价格上涨,整个企业的生产成本上升。 桑莎集团主要做出口,公司订单大部分来自日本和欧美市场。三年前,几个欧美市场客户纷纷建议,到东南亚选一个生产基地。这给张立苹提供了一种思路,但也出了一个课题。 政治风险是海外投资最大风险,这是企业界共识。作为全国服装行业销售收入、利税百强的企业掌舵人,张立苹不能让企业盲目去冒险。谨慎起见,他几乎把东南亚11个国家研究了一个遍。缅甸政权不稳定,政治风险大;泰国劳动力不便宜,不适合发展服装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;孟加拉基础设施不完善;越南基础设施好一些,但劳动力成本偏高;马来西亚政治条件还行,但腐败较严重,难以开展深度合作;印尼、菲律宾政治风险都较大…… 张立苹的担忧不无道理。不久前,希腊大选,左翼激进联盟获胜,新一届政府首先叫停了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的出售进程。该港口多数股权原本计划出售给中国远洋集团。希腊突然中止这一由前政府启动的交易,无疑将置中国企业于被动中。类似风险防不胜防,也令国内企业真真正正见识到了海外投资的不确定性:双方最高领导人都予以了背书的项目,转眼就被叫停,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想象的。 事实上,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,这样的风险是常态。比如墨西哥高铁,在中资联合体中标后对方公然毁约;墨西哥当局盛传将暂停颇具争议的中国商品展销中心的建设。此前,缅甸改革开放后,叫停了中国援建的密松水电站项目;斯里兰卡大选后,着手对科伦坡附近一个由中国支持的港口建设项目重新评估…… 柬埔寨的王牌:零关税 政治风险成为中国资本走出去必须直面的挑战。如何避免整治风险,化解各种挑战考验着企业家的眼光。柬埔寨是欠发达国家,享有最惠国待遇。张立苹在听取业内明白人意见后,认识到柬埔寨是东盟成员国之一,东盟市场比较大。而且还有王牌诱惑——零关税,即进出口通关的关税为零。企业的成本一下子降低了,桑莎出口日本的关税在7%-12%之间,而柬埔寨是零关税,省下来的都是利润。 加上当地政府也希望通过招商引资帮助当地人改善生活条件,张立苹等企业决策者决定在柬埔寨投资。 一开始有明白人给指个路,我们就去了,先站稳脚跟,再扩大规模。山东桑莎制衣集团办公室主任陈纪涛说。 2011年,他们投资6000万美元在柬埔寨建设占地2250亩的潍坊首家境外工业园区,如今可容纳企业10多家,成为以纺织服装企业为龙头,集保税仓库、纸箱厂、纱线生产区、面料加工区、针织服装制造区、梭织服装制造区、辅料生产区、物流及策划研发区于一体的工业园区。当地土地价格较便宜,劳动力较充足。陈纪涛告诉记者,柬埔寨青年劳动力人口充足,有利于工业园区内的劳动密集型企业生产。 陈纪涛说,柬埔寨不实行计划生育,几乎没有独生子女,一般都是三四个孩子,因而不缺少青年劳动力。而他们的企业以服装加工出口为主,总资产30多亿元,主要产品是针织面料、梭、针织服装等,绝大多数出口日本、欧美等国家和地区,对低成本劳动力的需求非常大。 之前柬埔寨劳动力月薪标准是87美金,现在涨到121美金,但还是不到1100元人民币,和国内相比能节省一大块人力成本。陈纪涛说。但柬埔寨工人的效率很低,只有国内工人效率的60%。因为柬埔寨劳动法很健全,工人几乎不加班,一加班必须给加班费。虽然不如国内富裕,但自由思想受西方影响较大,工人有独立的工会组织,能真正为工人争取权益。 2012年后,到山东桑莎投资的柬埔寨工业园区考察的企业越来越多,2014年以来,几乎每个月都有考察团去工业园区。截至目前,已有七家企业在工业园落户。 来柬埔寨后,桑莎的客户拓展了很多,包括日本的西松屋、伊藤洋华堂、佳世客三大客户,加上欧美客户共有六七家大客户。但没有拓展柬埔寨的客户,因为这里的服装加工就是制造主业,几乎没有很成熟的品牌。陈纪涛说,这也给国内企业提供了潜在的机会。 在法国创业:冷门中寻找商机 在冷门中寻找商机,这也是年轻的企业主刘超擅长的。1月17日,短暂的探亲结束,他和妻子燕喆返回法国,继续投资之旅。济南的深冬,冷空气让心变得如月光般宁静。刘超刚出去时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一次留学而已,包括他自己。 但一个法国出版商的出现改变了他的想法,让毕业于法国克莱蒙商学院的刘超和妻子成为同批100多个出国留学的中国人中唯一两个留在法国投资创业的。 他俩的第一个企业是冲着木头去的。欧洲人用木头取暖,这很有意思。燕喆说,森林里掉的树枝可以压缩成木质颗粒,他们就从木质颗粒入手,做一个环保企业。就这样,公司开了一年,以失败告终。当时年轻气盛,主要靠碰关系,公司的网站始终没建好,人脉也没有真正拓展开来。刘超反思说。 2008年4月,他们开了第二个公司。一个法国出版商,通过朋友认识的,做展示架的,那些展示架很有法国风格,精美又别致。刘超和这个出版商一起开了一个公司,法国出版商占20%股份,刘超和燕喆占80%,负责展示架采购。当时这个公司属于出版商下属的二级公司,是挂靠关系,但由刘超和燕喆独立经营。 后来公司增添了很多客户,80%以上是和出版有关的客户,其中就包括法国前三大出版商。燕喆认为,在欧洲投资,首先要了解欧洲客户的要求、喜好和风格,这样设计出来的产品是客户期待的。以小样品为例,国内厂家可能觉得小样简单做做,大货做好就行。很少有企业真去按标准操作,做出来的小样往往不合格。但对法国企业来说,如果样品都不达标,怎么相信最后的成品质量。 刘超认同燕喆的看法。做一个无限接近成品的小样,其实就是一种态度,一种职业精神。刘超灵活性强,第一批货,他找专门做小样的公司制作了标准小样,然后找到欧洲一家给苹果做包装盒的企业,购置了机器,成本低廉,改改就做成了展示架。 根据不同的产品,选择不同的生产方式。刘超没忘吸收法国企业注重设计和研发的优点,设计符合法国等欧洲国家需求的展示架,并严格按照图纸进行生产。一个不被注意的小展示架,就让刘超在冷门中找到了商机,并渐渐站稳了脚跟。 但他们的产品很快被复制。刘超发现,中国厂商更偏向于去复制,市场一旦流行某种产品,大家一窝蜂地跟着去做,不追求创新。在欧洲,展示架要漂亮而独特,展现不同图书的特点,才吸引顾客去花时间泡在里面找书。刘超举例说,给孩子买迪士尼的书,就只会去迪士尼的书架找寻,因为这里的展示架各具特点。 回国:做有专利的产品 2009年,刘超和燕喆第一个孩子洋洋出生。通过照顾孩子,刘超感受到中外差别:所有的孕婴类哺乳类产品,中国和外国都有差距,最明显的是安全坐椅。法国规定,12岁以下的孩子出行必须有安全坐椅。直到去年3月,上海才颁布类似法规。去年8月,山东也颁布了这项法规。到目前为止,全国只有三个地区颁布这个法规。 做这个儿童项目还是挺好的。刘超决定引进法国技术在中国创业,生产从妈妈怀孕开始、到孩子12岁之前需要的产品。他很快在商河拿了块地,并通过五一五零海外人才计划,申请了济南创业型人才。 就在工厂一步步筹备建设时,2012年,国家颁布儿童乘车必须乘坐安全坐椅。‘啪’的一下,儿童安全坐椅品牌一下子涌进中国市场,2013年初还十来个,年底到了200多个。刘超说,价格从200元到三四千元,再到五六千元都有,参差不齐。 不能再等了,这时候再进不去就更难进了。刘超立即找到德国欧塞品牌,几次谈判后,成功代理德国品牌。产品原装进口,线上线下一起销售,经过品牌策划后,在天猫、京东、亚马逊、一号店一起造势促销。 刘超又找到了德国品牌的生产商,通过生产商代理了另一个儿童品牌INNOBABY,走大众路线。刘超的产品定位是,在原装进口的产品中,定位于1500-2500元之间的价格空当,注重品牌,追求长期性,倾注心血做一个企业。 刘超原本想上项目、建厂房、大规模作战,但面对市场突然打开的局面,他把企业定位改为贸易和实业中间。大部分钱都投到销售上,尽快赚取利润,让企业转起来。 销售上去后,还要调整班子。刘超意识到,整个企业的风气、节奏偏安静,缺少一种有竞争力的狼性,不能东西很好,抱回来,模仿去做,必须不停地往项目里注入新元素。刘超派企业员工去上海培训学习,自己请来法国专家,吸收国外新技术,并在2014年研发出了山东省第一款安全坐椅,适应年龄段从9个月-12岁,成功申请了专利。 做有专利、有创新的产品。作为一路一带中线的终点站,在法国创业给刘超带来的最大收获就是能干事、能创新。 来源: 齐鲁晚报文/孟敏

本文由外贸服装尾货_最新服装行业动态,资讯_陆玲服装网发布于品牌快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一带一路”投资体验记

关键词: 品牌快讯